1. 作文大全
  2. 故事大全
  3. 鬼故事
  4. 故事正文

鬼火燈籠

經過上次的事情之后,桐父親的葬禮延期到今天舉辦,考慮到葬禮上的麻煩事情很多,等葬禮結束之后,八成也應該是晚上了,那時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回K市的公交車,想到這里,我還是決定讓公司的同事幫忙請一天假,凡事做到有備無患還是要好一些。

葬禮辦的很順利,不過其繁瑣程度卻遠遠超出了我想像,又是請道士來作法,又是講究什么入土的吉時,前前后后忙乎下來,太陽也已經落山了,最后還要在飯館里,請所有參加葬禮的鄰里鄉親們吃一頓殤宴,這次的葬禮才能夠圓滿的落下帷幕。

在送走了來參加葬禮的最后一位客人后,我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差不多快到晚上十點鐘了,這時就算再想返回市內的話,怕也很難再能夠坐到車了。好在下午的時候接到同事打來的電話,說假已經請好了,讓我在這邊不用擔心。

最后的這頓飯吃的很飽,雖然這家飯館看上去,各方面的條件都很一般,不過,廚師的手藝非常到位,真的是很久沒吃過這么舒服的飯了。

也不知道這家小飯館的老板究竟叫什么名字,只聽到雨桐的叔叔喚他作“老金”,這一頓殤宴下來,他也給我們優惠了不少,對比市內的物價的確是要便宜許多。

臨走前,聽雨桐的叔叔說,老金這個人對飯館里的顧客格外的熱情,雖然這個鄉村小店的裝修比較簡陋,不過,這家小飯館的生意還算不錯,經常都會有鄰村或者鎮上的人來這里打尖,一方面原因是這里的價格確實比較公道,另一方面就是這里的老板為人十分和善,很善于拉攏回頭客。

看到范義一個勁的夸這家飯館如何如何不錯,我也不由的好好打量起老金這個人來。他不算太高,可能只有一米六八左右,看起來應該有四十來歲了,身材比較胖,顴骨兩邊的肉都是堆起來的,再加上他的眉毛很淡,眼睛又很小,常常掛著笑意的臉上,經常會讓人找不到他的眼睛。不過,這副看似略帶些滑稽的相貌卻讓老金極具親和力,而這一點正是他能夠招攬客人的關鍵!我怎么看,都覺得這個老金簡直就是天生開飯館的料,哪怕把他送回古代,換了一身裝束之后,看上去也仍然是一個標準的店老板!

結完帳后,老金一直把我們送到了飯館的大門外,我和雨桐一邊同他開著玩笑,一邊向他揮手告別,只有S一個人獨自欣賞著路邊的景色,默默的在前面走著。

我和雨桐都十分了解S的性格,知道此時的他一定是在思考著什么問題,所以對周邊的事情也就顯得漠不關心了。

同我們告別之后,老金轉頭朝飯館里面喊了一句:“小孟,還不趕緊把白天才買回來的燈籠掛出來,馬上就準備打烊了,再不掛不去的話,凌晨的時候可就沒有辦法點了!”

這時,剛才在殤宴上幫忙倒酒的那個年輕伙計急忙提著兩頂非常漂亮的大紅燈籠,一邊從廚房里面走出來,一邊大聲的喊著:“來了——大紅燈籠要掛起來咧——”

聽著小孟這樣十分煽情的吆喝聲,我們也都紛紛的轉過了身,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那兩個精美的大紅燈籠上。雖然,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不過那兩頂大紅燈籠還是十分醒目的,雨桐剛一看見就立馬喜歡上了,于是,她立刻轉身跑了回去,看著那兩頂燈籠,似乎不肯走了。

我和范義見狀,也只好又重新朝飯館門口走了回去,沒想到這個雨桐還真是童心未泯呢!兩頂大紅燈籠就讓她歡喜成這樣!

雨桐一邊仰頭看著小孟站在梯子上掛燈籠,一邊好奇的向老金問道:“你們為什么要在今天掛燈籠呢?如果是為了慶祝五一的話,那也已經早點掛啊!今年的五一只有三天的法定節假日呢!等明,五一的假就放完了。”

老金一邊笑呵呵的看著那兩頂燈籠被小孟掛在了自己飯館的大門前,一邊對我們說道:“你們這是不知道呢,像我這樣的鄉村小店哪里會有余財來慶祝什么五一啊,明天就是我們這家飯館開店三周年呢!所以今天特意讓小孟去買了兩頂大紅燈籠回來,趁著今晚就把它們給掛起來,明天開門時,也好高興一下!”

這時,S和雨桐的嬸嬸也從前面折返了回來,知道老金這是在為開業三周年做準備時,大家自然也都向他祝賀了幾句。不過,雨桐的嬸嬸看上去似乎有些擔心的樣子,她一邊望著掛在門上的那兩頂大紅燈籠,一邊走到老金身邊對他說道:“老金啊,你也不要怪我多嘴,這燈籠你最好還是在明天早上點吧,要是在今晚凌晨點的話,你就不怕村里傳說的那個……”

還沒等她說完,范義便趕緊打斷雨桐嬸嬸的話,一邊粗聲呵斥著,一邊把她轟到了一邊,“去去去!趁早別亂說!人家老金的飯館明天就是三周年了,這樣不吉利的話最好別說!”

看到范義似乎很生氣的樣子,雨桐的嬸嬸也趕緊閉上了嘴,隨后便一聲不吭的閃到了一邊。之后,范義又連忙朝老金賠不是,一個勁的在老金面前數落雨桐嬸嬸的不是。不過,老金也十分豁達的在范義肩膀上拍了兩下,笑呵呵的說道:“哈哈,老哥啊,你就別再怪嫂子了!她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想要提醒我呢!不過,我是從來不信這個的,這么漂亮的大紅燈籠,好好的掛在門上,又怎么會招來那些不干凈的東西呢?”

這不知道范義夫婦和老金之間究竟在說什么東西,什么燈籠害人的,完全聽的我一頭霧水。很快,范義便再次同老金告了別,眼看現在的時間的確不早了,雨桐也只好跟我們一,轉身朝家中的方向走回去。

回去的路上,范義夫婦倆一直都沒有吭聲,我猜想他們可能還在為剛才燈籠的事在慪氣呢,所以也就沒有去找他們搭話。S依然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默默的沿著小路往前走,看來,想要解悶,也就只好去找雨桐說話了。

我想故意逗下雨桐,便轉頭朝她調侃道:“你長這么大沒玩過燈籠嗎?兩頂大紅燈籠就把你稀罕成那樣!”

原本以為雨桐肯定會對我反唇相譏的,不過這次她卻連一點惱怒的情緒都沒有,她歪過頭盯著我的臉看了一陣,然后湊到我身邊,壓低聲音問道:“喂,Y,你知不知道剛才嬸嬸在說什么村里的傳說啊?好像是跟那兩頂大紅燈籠有關的誒。”

聽雨桐這么一問,還真是讓我差點暈過去,明知道是這個村里的傳說,就連你這個經常在假期住在這里的研究生都不道,像我這樣第一次來這個村里的外人又怎么可能會知道?想想實在覺得好笑,不免想再次逗她一下。

恰好,我們回范義家的路上會經過白天的那片墳地,而這個時候,我估摸著也差不多應該走到了。于是,我四下望了一下,只見遠處似乎忽隱忽現的閃著藍色的火光,便對雨桐說道:“看見那些藍色的火光沒有?”

雨桐順著我所說的方向,轉頭望了過去,十分不以為然的說道:“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鬼火嗎?這是埋葬的地下的尸體腐爛之后,經過化學反應所產生出磷化氫,之后沿著地下的裂痕或孔洞冒出到空氣中,然后經過燃燒所發出的光而已。”

沒想到她這么快就上當了,我很快便故意壓低聲,繼續說道:“嘿嘿,這些我當然知道,不過,剛才你問的那個問題也就是和這個有關的呢!很多農村里都有這樣一種傳說,說是鬼火其實就是地府里那些鬼差所打著的燈籠,而在夜間點燈籠時則格外要注意,如果點著了燈籠,卻發現里面的火光是淡藍色的話,那也就是鬼差要來抓你去地府了!雨桐,你還想要這樣一頂‘鬼火燈籠’嗎?”

經過我繪聲繪色的描述,在加上一些簡單的肢體語言,很快就收到了我預想中的效果,雨桐果然被嚇到了,只見她很不自然的聳起了肩膀,縮著脖子,一聲都不敢出,儼然和受驚的鵪鶉沒什么兩樣。

就在我十分得意于自己所編的這段瞎話時,走在前面的范義很快轉過了頭,帶著難以置信的口氣朝我問道:“Y,你怎么會知道我們這里的傳說?據我所知,有關‘鬼火燈籠’的這個傳說似乎并沒有在其他的地方有提到過啊!”

這一下倒還真讓我有些收不了場了,我支支吾吾的隨便扯了幾個理由,說自己也是在葬禮上無意中聽村里的居民說到的。

不過,范義此時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凝重了,他漸漸放慢了腳步,看著遠處那些忽隱忽現的鬼火,自言自語的說道:“希望這些只是傳說,不要再出現相同的事情就好了。”

雖然范義在說這句話時,故意把聲音壓得很低,不過,我還是十分清楚的聽到了他所說的內容,這不免讓我心頭一震!究竟范義所說的事情到底指的是什么?如果“鬼火燈籠”不單單只是傳說的話,那又究竟會是什么呢?

帶著這種有些不安的猜測,我也默默的跟在他們身后,很快就回到了范義的家中,簡單的洗漱之后,我和S便回了房。

也許是看見我躺在床上還一直睜大了眼睛看著上方S便向我問道:“怎么了?你還在想關于‘鬼火燈籠’的事情嗎?”

“你怎么知道?”

看著我滿臉驚訝的表情,S倒十分不以為然的說道:“就在剛才離開飯館的時候,當雨桐的嬸嬸出于好心,去提醒老金要注意村里的那個傳說時,范義很快便制止她。后來,在路過白天下葬的那片墳地時,我又聽到你在用‘鬼火燈籠’的故事來嚇雨桐,而當范義聽到這個故事時,他的反應也是比較強烈的。所以,我相信,之前雨桐嬸嬸想提醒老金要注意的那個傳說,肯定也就是關于‘鬼火燈籠’的那個傳說!不過,如果單單只是傳說的話,我覺得范義當時也沒有必要起那么大的反應,畢竟,通過這幾天的接觸,我發現他并不是一個特別相信這些東西的人。按照這樣的思路往下面分析的話,我甚至可以大膽的猜測一下,也許這個村子里曾經發生過與‘鬼火燈籠’那個傳說有關的事情,不過,具體是什么事情,這我就不太清楚了。”

“對啊,S,你的分析的確沒錯,就在之前路過那片墳地的時候,我還聽到范義自言自語的說什么希望不要再發生同樣的事情就好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說什么事情。”

聽完我的話,S不由站起了身,一邊在屋里來回走著,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著:“既然范義這樣說了,那看來這個村子肯定發生過什么事情了,有意思……”

S就這樣來回走了幾趟之后,又再次坐到了我的床邊,微微笑著說道:“這樣吧,Y,我剛才想了想,明天早上,你就和雨桐先一起回市內吧!我還想在這個村里呆一下,想找這里的村民了解一下有關‘鬼火燈籠’的情況,可能會回去的比較晚。”

雖然,我也很想留下來去好好打聽一下有關這方面的消息,不過,公司邊已經請了一天假了,如果明天再不回市內的話,可就沒時間來調整生物鐘了。萬般無奈之下,我只好忍痛放棄了這個打算,只不過,我要求S在回去之后,一定要把他所打聽到的情況好好的告訴我。

眼看夜色越來越深了,村里的夜晚也和城市里大不一樣,除了偶爾傳來的幾聲犬吠聲,再沒有別的聲響來擾亂這止水般的寂靜了。在同S商量好明天的打算后,我們也熄掉了屋內的燈,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開始踏上了去拜訪周公的道路。

幫忙操辦雨桐父親的葬禮,也實在是把我和S兩個人折騰的夠嗆,這一覺睡得特別沉,醒來之后,都已經是早上九點鐘了。

收拾好東西之后,我便和雨桐一起準備去鎮上的車站,坐車返回K市了,臨走前,看到雨桐反復的叮囑S要早點回去時,我的心里不免有些酸酸的感覺。

可就在義夫婦和S剛把我們送出屋的時候,一個個頭不高,黑黑瘦瘦的年輕人神色慌張的朝我們跑了過來,他一邊跑,一邊上氣不接下氣的喊著:“范……范叔……不……不好了!”

等他跑到跟前,我才看清楚,原來來人正是老金飯館里的伙計——小孟!他來找范義,究竟有什么事呢?

“小孟,你先別慌,有話慢慢說,到底出什么事了?”

小孟大口的喘了兩口氣之后,帶著驚恐的表情對我們說道:“范叔,范嬸,不好了,金老板被……被鬼火給燒了!”

范義一看大事不妙,連忙一把拉過小孟,轉頭就準備朝小飯館的方向走去。沒想到,就在臨走的時候卻又突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好好的一個大活人又怎么會被鬼火給燒了呢?

我越想越覺得奇怪,便朝身邊的雨桐說道:“不好意思,雨桐,你自己先坐車回市內吧!出了這樣的事情……”

還沒等我把話說完,雨桐便轉身回到了屋里,不一會,便又從屋里走了出來,只是這一次,她身上的背包不見了。

“Y,你還楞在那里干嘛?還不快把身上的東西重新放回屋里,難道你還準備帶著這些去飯館嗎?”

真沒辦法,看來雨桐也舍不得走了,隨后,我趕緊跑回屋里,把行李包放下之后,便朝范義他們追了上去。

范義一邊趕著路,一邊焦急的朝小孟問道:“對了,小孟,老金他人現在怎么樣了?”

“傷勢比較嚴重,老板娘正陪著他在診所住院呢!”

“好,那我們現在直接去診所!”

不過,這個時候,小孟卻對我們說自己要先回飯館整理一下東西,讓我們直接去診所,他過一下再過去。

范義點頭同意了小孟要求后,便帶著我們幾個朝村里的診所趕去。由于之前,我和雨桐都先回屋放行李去了,S便把剛才小孟所說的一些情況告訴了我們。

事情大致是這樣的,昨晚快到十二點鐘的時候,為了慶祝自己的小飯館開業三周年,老金便讓小孟去把之前掛在門口的那兩頂大紅燈籠給點上,不過,小孟卻對那個“鬼火燈籠”的傳說顯得十分害怕,怎么也不敢去點。老金一看飯館里,除了他自己,就只有小孟和老板娘了,既然小孟不敢去點,那總不能指望自己的老婆吧?于是,老金好好罵了小孟幾句后,便拿上了打火機,準備自己去點燈籠。可讓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老金爬上梯子,剛把點著的打火機伸進燈籠里的時候,整個燈籠居然自己燃起大火!閃躲不及的老金,頓時就從梯子上掉了下來。小孟和老板娘一看出了大事,急忙連夜把老金送到了村里的診所里,經過大夫的搶救后,老金總算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不過由于面目燒傷的程度比較嚴重,所以之后必須要留在診所里接受治療。

在了解了相關的情況之后,雨桐似乎還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這些東西,她邊走邊說:“不會吧?看起來那么漂亮的大紅燈籠,怎么會突然自己著起火來了?”

不光是雨桐對此十分不解,我也覺得這件事情似乎不像看上去那么簡單,雖然整件事情看起來好像是一次十分不幸的意外,不過,當我一想起昨天晚上談論起“鬼火燈籠”的傳說時,范義那閃爍其詞的神情,就總讓我覺得這次事情的發生,好像就是跟那個傳說有著密切的聯系的,但是,這一切也僅僅是我直覺上的猜測罷了。

一想到這里,我便想找范義好好問問,到底村里流傳的那個傳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就在我走到范義身后,剛準備開口的時候,卻被S拉到了一邊,他故意用壓得很低的聲音對我說道:“Y,暫時不要去打擾雨桐的叔叔,看的出來,他和老金的交情應該很深,朋友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心里自然也同刀割一般。我們還是先讓他自己冷靜一下吧,等見到老金之后,我們再繼續調查情況吧!”

雖然S說的有些道理,不過我仍然堅持自己的看法,“可是,我覺得整件事情并不是像小孟說的那樣簡單啊!S,你想想,為什么就在我們談論有關‘鬼火燈籠’的那個傳說時,老金就在半夜點燈籠時發生了不幸,你不覺得這次的事情會跟‘鬼火燈籠’的傳說有關系嗎?”

也許是我的說話聲音比較大,走在前面的范義突然回過頭,向我們問道:“S,Y,們在說什么呢?還在想‘鬼火燈籠’的事情嗎?”

沒想到居然被范義給聽到了,這下我們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只是點點頭說:“是啊,我們一直對村里的這個傳說感到十分好奇,范叔,能不能告訴我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可是范義卻并沒有接著往下說的意思,頓了一頓之后,雨桐的嬸嬸才對我們說道:“其實,我和老范早就知道,當你們三個聽到這個傳說的時候,肯定會要來問的,只是,‘鬼火燈籠’的這個傳說實在是村里人不愿提到的一個話題,再加上現在老金又出了這樣的事情,老范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所以,你們還是等下再問他吧!”

聽到雨桐的嬸嬸這樣一說,我們自然也都沒有辦法再繼續追問了,現在暫且不要去想有關“鬼火燈籠”的事情吧,還是先去診所看看老金的傷勢要緊!

之后我們誰也都不再出聲了,又走了一段路之后,范義便帶著我們來到了村里的診所。原本以為像這種村里的診所應該會十分簡陋的,可實際的情況卻和我想像中的截然不同,就算同市內的大醫院比起來,似乎也沒有遜色太多。身邊的雨桐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她在我背上拍了兩下說道:“快走了,這診所是以前由柳家投資修建的,條件能不好嗎?”

可就在我們剛走到診所的門口時,就聽到里面有個護士在喊:“劉醫生,快找人來幫幫忙啊!昨晚的那個病人好嚇人!”

昨晚的病人?該不會那個護士的就是老金吧?還沒等我想好,范義便如同離弦的箭一般朝診所里面沖了進去,我們剩下的人見狀,也急忙跟在了范義的身后。

轉了兩個彎,來到住院部后,只見一個醫生朝我們大聲的喊道:“快過來幫下忙,把這個病人給按住了!”

看著那個醫生滿頭大汗的樣子,我和S二話沒說便趕了過去,一進病房,只見一個滿臉都纏著繃帶的病人在病床上不住的掙扎著,床邊還有兩個年輕的醫生正在拼命的抓著他的雙腳。

看到我們趕過來后,年長一點的那個醫生又繼續對我們說道:“你們快幫忙把這個病人的雙手給按住了,我給他注射鎮定劑!”

就在我和S按照剛才那個醫生的吩咐,分別抓住了他的雙手時,才發現這個病人的力氣遠比我們想像中的要大!也不知道眼前這個滿臉纏著繃帶的病人究竟犯了什么病,反應么會如此強烈!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和S抓住了他雙手的原因,這個病人掙扎的幅度越來越大了,他一邊用力的試圖掙脫我們的控制,一邊用十分恐懼的聲音喊道:“救命啊!不要抓我!不要抓我!我不要去地府!啊!”

這聲凄慘的叫聲過后,眼前的這個病人便停止了掙扎,一動不動的躺在了病床上,雙眼直直的盯著上方。年長的醫生見狀,急忙快步走到了床邊,給病人檢查了一下之后,他搖搖頭,嘆了口氣,然后對那兩個年輕的醫生說道:“已經沒有辦法救治了,你們還是趕緊去準備通知他的家屬來料理后事吧!”

這時,門外傳來了范義的聲音:“老板娘,總算找到你了,老金現在人在那間病房?”

我和S聞聲望去,只見門外一個臉色蠟黃,頭發顯得有些零亂的中年婦女領著范義他們走進了病房。剛一看見病床上的景象,那個中年婦女便驚慌失措的跑了過來,“老金,你怎么了啊?你不能走啊!都怪我剛才不該去洗手間的,連最后都沒能守在你的身邊啊!老金,我對不起你啊!”

沒想到,躺在我們跟前的這個病人原來正是老金本人!這時,范義也急忙趕到了病床旁邊,安慰了老金妻子幾句后,便同那位年長的醫生走到了一邊,詳細的詢問起老金的病情來。

隨后,S示意我和雨桐去病房外面,我知道他應該是有什么話要告訴我們了,很快便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病房。

剛一走出病房,雨桐便率先開口問道:“沒想到這個病人就是老金,剛才,我在病房外面的時候,就好像聽到他在喊些什么,你們倆肯定也聽到了吧?”

我點點頭,然后就把我們所聽到的內容全部告訴了雨桐,聽我說完之后,雨桐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十分驚訝的神情,“Y,你確信沒有聽錯吧?老金他真的有說過,不要抓他去地府的話?據我所知,他可是從來不信這些東西的,又怎么可能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呢?”

“雨桐,Y剛才的確沒有說錯,因為當時我也在場,我也十分清楚的聽到了老金喊出那樣的話,這也正是我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方,昨天晚上,當你嬸嬸醒老金要注意‘鬼火燈籠’的那個傳說時,老金也曾經說過自己是不信這些傳說的,這樣來看的話,像老金這樣的人,的確是不太可能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另外,就在老金斷氣之前,他一直在病床上拼命的掙扎著,看上去,他好像是想逃避什么東西一樣,可究竟是什么東西才能把他嚇成這樣呢?”

S的話音剛落,范義便和那個年長的醫生一起從病房里面走了出來,在送走了醫生之后,范義獨自一人走到了窗戶附近,自言自語的說道:“又應驗了,又應驗了……”

“叔,你在說什么‘又應驗了’?這村里究竟還發生什么事情?”

再次面對我們的詢問,這一次,范義終于把我們想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這個村子里面就開始流傳起一種傳說來,說是在夜間點燈籠時要格外注意,如果點著了燈籠,卻發現里面的火光是淡藍色的話,那也就是鬼差要來抓你去地府了!起初,村里的人都以為這個傳說是有人故意編出來嚇小孩子的,誰也沒有把它真正當回事。可就在三年前,卻發生了一件讓全村人都談之色變的事情,也就是從那件事情之后,大家都不愿再去提到有關“鬼火燈籠”的那個傳說了,就仿佛是受到詛咒的禁忌一般。

事情是這樣的,當時還沒有老金的那個飯館,住在那個地方的是一對非常貧苦的夫妻,男主人叫陳夢,女主人叫李惠。由于實在是太窮了,在生下兒子沒多久之后,李惠便同鄰村的另一個小伙子一起私奔去了城里,只留下陳夢自己一個人獨自帶著小孩。后來,有一年的元宵節,陳夢給兒子買回了一頂大紅燈籠,按照里的習俗,燈籠都是要在深夜的時候才能點著的。可就在當天晚上,當陳夢滿心歡喜的和兒子一起,準備把燈籠點著的時候,沒想到整個燈籠卻自己著起了大火,陳夢父子倆的傷勢十分嚴重,等送到診所的時候,小孩已經斷了氣,陳夢雖然被搶救了過來,可就在一次上廁所的時候,卻十分離奇的死在了廁所里面。我認識一個朋友,是在醫院做義工的,據他所說,當時陳夢的死狀異常的恐怖,他坐在廁所的角落里,眼睛睜的非常大,雙手也緊緊的抓在頭上,好像是看到了異常可怕的東西的一樣。

事后,陳夢所住的地方便荒廢掉了,因為出了這么大的事,其他的人也不敢接手那塊空地。可是,老金卻不信這些,他出錢買下了那塊地方,隨后便開起了現在的小飯館。之后,飯館的生意也都還不錯,就在去年以及前年的時候,為了慶祝飯館的開業紀念日,老也都在門口掛上了大紅燈籠,當時,也并沒有發生過任何奇怪的事情,老金的飯館也一直紅紅火火的開到了今天。

可沒想到的是,老金還是出事了,所有的這一切都和三年前陳夢所遭遇到的一樣!‘鬼火燈籠’的傳說又再次應驗了啊!”

說完這些之后,范義便把頭撇到了一邊,默默的注視著窗外,似乎再沒有繼續說話的意愿了。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們也不愿再繼續打擾他了,同范義告別之后,我們三人便重新走進了老金的病房。

很快,醫院的檢驗結果也出來了,老金的死因是由于腎上腺激素分泌過多所引起的,換句話來說,老金也就是被活活給嚇死的。雖然這樣的檢驗結果也在我和S的意料之中,不過,我們所遇到的難題也正是在這里,當時,我們就在老金的身邊,究竟是什么樣東西能夠把一個人給活活的嚇死呢?為什只有老金一個人看的到呢?難道真的就是傳說中的鬼差來索命了嗎?

知道了結果之后,S便獨自走出了病房,我看見他在外面的走廊上不停的來回踱著步,臉色看上去也不是太好。看到S這個樣子,實在是讓人放心不下,我便叫上雨桐一起,也從病房里面走了出來。

看到我們也出來了,S便停止了來回走動,開始在走廊上一張長椅上坐了下來,坐了一會后,他又急沖沖的站了起來,開始朝病房里面走去。

也許是覺得S的舉動似乎有些反常,雨桐急忙在他身后喊道:“S,你怎么了?這么毛毛躁躁的,這可不像是平常的你啊!”

S似乎對雨桐的話也沒太在意,他轉過頭來,朝我們說道:“突然想起一些事情,你們也過來吧!”

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干嘛,我和雨桐也只好跟在他后面,再次回到了病房中此時的病房中,老金的妻子仍然在不住的抽泣著,雨桐的嬸嬸也在一旁不住的安慰著他,看到這個樣子,難免不讓人有些心酸。

稍微勸了幾句之后,S便開始向老板娘問起有關昨天晚上的詳細情況,老板娘猶豫了一下之后,還是把昨晚所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我們。

大致的情況也和小孟所告訴我們的差不多,不過,S在聽完這些之后,又繼續追問道:“老板娘,昨晚就在金老板被燈籠給燒著的時候,你有沒有發現什么奇怪的地方?”

面對S的這個問題,老板娘略微沉思了一下后,搖搖頭說道:“這個倒沒有,老金被火燒傷之后,我便和小孟一起,連夜把他送到了這里,一直到了今天早上,醫生說老金已經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后,我才讓小孟去找范義的,畢竟多個熟人在身邊照應也要好些。可沒想到的是,就在我去上洗手間時候,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老金啊,我實在對不起你啊!”

說完這些之后,老板娘又再次陷入到了悲痛之中,她把臉深深的埋在了雙手之后,隨著不斷的抽泣聲,身體也在不斷的顫抖著,看來,在老板娘這邊,是沒有辦法再繼續問下去了。

同雨桐的嬸嬸告別后,S再次讓我們跟他一起走出了病房。這時,我急忙向他問道:“S,對于這次的事情,你到底怎么看?怎么好好的又突然跑去問老板娘?莫非你對小孟所說的話有些懷疑?”

聽完我的話,S搖了搖頭,說:“那倒沒有,我只不過是想謹慎的確認一下,畢竟當時除了老金以外,現場可是還有小孟和老板娘兩個人在場的,如果他們所說的情況是完全一致的話,那可信度也就比較高了。不過,既然昨晚的情況真的是和他們所說的一樣,那兩頂掛在門口的大紅燈籠似乎就有些問題了。”

那兩頂大紅燈籠有問題?聽S這么一說,倒也好好的啟發了我,“對啊!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傳說可就有問題了!”

看著我和S都似乎發現了什么,一旁的雨桐急得直跳,“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什么呢?一下是那兩頂大紅燈籠有問題,一下又是傳說有問題,快說!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著雨桐似乎有想展示跆拳道功底的樣子,我實在不敢怠慢,連忙朝她解釋道:“S所說的是這么回事,剛才他就問過老板娘,在昨晚發生意外的時候,究竟有沒有什么異常的地方,結果,老板娘給出的答案是沒有,而小孟在告訴我們昨晚的情況時,也沒有提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這就是說昨晚當老金被燈籠燒傷時,一切都是符合正常人的思維的……”

當我說到這里,雨桐急忙打斷了我話,然后恍然大悟道:“哦!我懂!你說當時的這一切都是符合正常邏輯的話,那也就是說,當老金被燈籠燒傷時,老板娘和小孟所看到的火光并不是像鬼火那樣的藍色!”

看到我和雨桐都相繼明白了其中的道理,S分別在我們倆的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說:“對,這看似正常的邏輯卻恰恰正是不正常的地方!因為,按照‘鬼火燈籠’的傳說來看,當點著燈籠出事的時候,燈籠里面應該是會出現與鬼火一樣的藍色火光的,而昨晚當老金點著燈籠的時候,火光的顏色卻是和平常一樣的,這也就是說明,老金之所以會被燈籠燒傷,然后再受到驚嚇而死,并不是因為‘鬼火燈籠’的那個傳說所導致的!所以我覺得,老金的這件事情應該是人為所致,兇手想辦法制造出了這次意外,并試圖讓老金的死可以同‘鬼火燈籠’的傳說掛上勾。雖然我們現在還不知道老金被活活嚇死的原因,不過,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去老金的飯館好好調查一下那兩頂大紅燈籠了,也許能找到一些新的線索。”

把思路理清楚之后,自然精神也會好很多,同仍然在窗戶附近發呆的范義告別后,我們三個人便一起離開了診所,轉頭朝老金飯館的方向走去。

一想起剛才我們所做出的推斷,我就覺得真相似乎離我們不遠了,真恨不得三步并做兩步,立刻趕到飯館,好好的看看那兩頂大紅燈籠究竟有什么不正常的。

趕了一段路之后,總算再次來到了老金的飯館,可出乎我們意料的是,原本說回來整理東西的小孟,此時并不在場,也許他又趕去了診所吧!村里的小道也多,走岔了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可當我們在飯館里找了一下才發現,昨晚掛在門口的那兩頂大紅燈籠已經不見了,按道理來說,昨晚燒傷老金的只是其中的一頂,應該還有一頂完好的燈籠才對,只是我們找了半天都沒有發現任何的蹤影。

這時,S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后對我和雨桐說道:“先別找燈籠了,走!我們去找小孟!”

“那又要回診所了?也許是小孟被‘鬼火燈籠’的傳說給嚇到了,有可能他把燈籠給丟掉了!”

雨桐一聽要去找小孟,便率先走出了飯館的大門,一邊說著自己的想法,一邊朝診所的方向走去。不過,S卻并沒有跟在她身后的打算,他很快就把雨桐喊了回來:“不是去診所,而是去小孟的家里,對了,雨桐,你知道小孟的家住在什么地方嗎?”

“小孟的家?以前好像聽叔講過,說小孟原本是住在鄰村的,后來就到老金的飯館來當伙計了,平常也都住在飯館里,只是逢年過節的時候才回去住幾天。”

“快!我們現在就去鄰村找他!再晚的話,可能就找不到人了!”

說完,S便急忙拉著我和雨桐一起朝鄰村的方向趕去,看著他一臉凝重的表情,我的心里不禁起了疑惑,難道這一切真的是小孟所設計的?

“S,你的意思是說害死老金的兇手就是小孟了?”

“有這個可能,快!現在沒多余的時間解釋了,先找到小孟的人再說!”

跟在S的身后跑了一段路之后,終于來到了鄰村,雨桐停下來找一個村民問了一下路之后,便帶著我和S朝小孟住的地方趕去。

突然,我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騷動,隨后便聽到有人在大聲的喊:“快來人啊!著火了!幫忙救火啊!”

聞聲望去,果然看到前方升起了一陣濃煙,于是我們趕緊朝那個方向趕了過去。可是,當我們趕到現場的時候,才發現著火的正是小孟的家!

火燒的很旺,本來就只有一間小小的瓦房,很快就全部燃起了熊熊大火,由于擔心火勢會蔓延到周圍的民居,村民們趕緊自發的組織起來,好在發現的及時,很快就把火勢給控制住了。周圍的居民紛紛議論起來,本來小孟就很少回來,屋里怎么會好好的著起火來呢?

好在把火勢控制住了,整間瓦房雖然都被濃煙給熏黑了,不過倒也還沒有完全坍塌。看到火小了之后,周圍有幾個村民便準備進屋看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了這場火災,我們三人也跟在他們的后面,隨后便走進了小孟的屋中。

可是當我們剛一走進院子,便聽到前面已經進到小孟房間里的人叫了起來:“快來人幫忙,小孟在這里!”

沒想到小孟真的跑回了自己的家,真的是他害死了老金嗎?我來不及多想,急忙同S、雨桐一起沖進了小孟的房間。

一進房間,只見一具焦尸趴在了地上,身邊散落著一個打火機,還有一頂已經被燒掉一半的燈籠,旁邊一張小床上面的床單也已經完全被燒掉了。我走近一看,發現尸體被燒傷很嚴重,不僅全身都呈現出焦黑的顏色,面部也已經被燒爛了,看來小孟也遇害了,被燒成這樣,已經沒有辦法能夠救治了。

S看了看小孟的尸體后,便讓那幾個村民趕緊去鎮上報警,隨后,便蹲在了地上,開始專心的擺弄著那頂經差不多被完全燒毀的燈籠,可看了一會后,S便站起了身,一邊盯著小孟的尸體,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不對,完全不對。”

也不知道S究竟在說什么不對,我和雨桐也急忙走到他身邊問道:“S,你注意到什么了?什么地方不對?”

看到我和雨桐都相繼明白了其中的道理,S分別在我們倆的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說:“對,這看似正常的邏輯卻恰恰正是不正常的地方!因為,按照‘鬼火燈籠’的傳說來看,當點著燈籠出事的時候,燈籠里面應該是會出現與鬼火一樣的藍色火光的,而昨晚當老金點著燈籠的時候,火光的顏色卻是和平常一樣的,這也就是說明,老金之所以會被燈籠燒傷,然后再受到驚嚇而死,并不是因‘鬼火燈籠’的那個傳說所導致的!所以我覺得,老金的這件事情應該是人為所致,兇手想辦法制造出了這次的意外,并試圖讓老金的死可以同‘鬼火燈籠’的傳說掛上勾。雖然我們現在還不知道老金被活活嚇死的原因,不過,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去老金的飯館好好調查一下那兩頂大紅燈籠了,也許能找到一些新的線索。”

把思路理清楚之后,自然精神也會好很多,同仍然在窗戶附近發呆的范義告別后,我們三個人便一起離開了診所,轉頭朝老金飯館的方向走去。

一想起剛才我們所做出的推斷,我就覺得真相似乎離我們不遠了,真恨不得三步并做兩步,立刻趕到飯館,好好的看看那兩頂大紅燈籠究竟有什么不正常的。

趕了一段路之后,總算再次來到了老金的飯館,可出乎我們意料的是,原本說回來整理東西的小孟,此時并不在場,也許他又趕去了診所吧!村里的小道也多,走岔了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可當我們在飯館里找了一下才發現,昨晚掛在門口的那兩頂大紅燈籠已經不見了,按道理來說,昨晚燒傷老金的只是其中的一頂,應該還有一頂完好的燈籠才對,只是我們找了半天都沒有發現任何的蹤影。

這時,S環顧一下四周,然后對我和雨桐說道:“先別找燈籠了,走!我們去找小孟!”

“那又要回診所了?也許是小孟被‘鬼火燈籠’的傳說給嚇到了,有可能他把燈籠給丟掉了!”

雨桐一聽要去找小孟,便率先走出了飯館的大門,一邊說著自己的想法,一邊朝診所的方向走去。不過,S卻并沒有跟在她身后的打算,他很快就把雨桐喊了回來:“不是去診所,而是去小孟的家里,對了,雨桐,你知道小孟的家住在什么地方嗎?”

“小孟的家?以前好像聽叔講過,說小孟原本是住在鄰村的,后來就到老金的飯館來當伙計了,平常也都住在飯館里,只是逢年過節的時候才回去住幾天。”

“快!我們現在就去鄰村找他!再晚的話,可能就找不到人了!”

說完,S便急忙拉著我和雨桐一起朝鄰村的方向趕去,看他一臉凝重的表情,我的心里不禁起了疑惑,難道這一切真的是小孟所設計的?

“S,你的意思是說害死老金的兇手就是小孟了?”

“有這個可能,快!現在沒多余的時間解釋了,先找到小孟的人再說!”

跟在S的身后跑了一段路之后,終于來到了鄰村,雨桐停下來找一個村民問了一下路之后,便帶著我和S朝小孟住的地方趕去。

突然,我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騷動,隨后便聽到有人在大聲的喊:“快來人啊!著火了!幫忙救火啊!”

聞聲望去,果然看到前方升起了一陣濃煙,于是,我們趕緊朝那個方向趕了過去。可是,當我們趕到現場的時候,才發現著火的正是小孟的家!

火燒的很旺,本來就只有一間小小的瓦房,很快就全部燃起了熊熊大火,由于擔心火勢會蔓延到周圍的民居,村民們趕緊自發的組織起來,好在發現的及時,很快就把火勢給控制住了。周圍的居民紛紛議論起來,本來小孟就很少回來,屋里怎么會好好的著起火來呢?

好在把火勢控制住了,整間瓦房雖然都被濃煙給熏黑了,不過倒也還沒有完全坍塌。看到火小了之后,周圍有幾個村民便準備進屋看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了這場火災,我們三人也跟在他們的后面,隨后便走進了小孟的屋中。

可是當我們剛一走進院子,便聽到前面已經進到小孟房間里的人叫了起來:“快來人幫忙,小孟在這里!”

沒想到小孟真的跑回了自己的家,真的是他害死了老金嗎?我來不及多想,急忙同S、雨桐一起沖進了小孟的房間。

一進房間,只見一具焦尸趴在了地上,身邊散落著一個打火機,還有一頂已經被燒掉一半的燈籠,旁邊一張床上面的床單也已經完全被燒掉了。我走近一看,發現尸體被燒傷很嚴重,不僅全身都呈現出焦黑的顏色,面部也已經被燒爛了,看來小孟也遇害了,被燒成這樣,已經沒有辦法能夠救治了。

S看了看小孟的尸體后,便讓那幾個村民趕緊去鎮上報警,隨后,便蹲在了地上,開始專心的擺弄著那頂已經差不多被完全燒毀的燈籠,可看了一會后,S便站起了身,一邊盯著小孟的尸體,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不對,完全不對。”

也不知道S究竟在說什么不對,我和雨桐也急忙走到他身邊問道:“S,你注意到什么了?什么地方不對?”

S俯身撿起了地上那頂半毀的燈籠,然后把燈籠轉向了我們這邊,說:“你們看這根本就不是飯館的大紅燈籠,看來,我們之前的推理完全不對。”

我一看,只見S的手上拿著的那頂燈籠竟然是白色的!并且上面還寫著一個大大的“喪”字!由于,我們之前才剛操辦完雨桐父親的葬禮,對于這個村里的喪事習俗還是有了一定的了解,S手上拿著的這頂燈籠的確不是老金飯館里的大紅燈籠,這是在喪事中會用到的白燈籠,可是,小孟的家里有怎么會有這樣的白燈籠呢?

這時,S又用手指著燈籠的內壁對我們說:“Y,雨桐,你們過來看,這是什么?”

我們倆趕緊湊到了S身邊,仔細一看,只見燈籠的內壁上正附著著一些白色的小顆粒狀物體,雨桐也用手摸了一下,然后對我們說道:“這好像是磷粉燃燒后,所殘留下來的氧化物,對了,你們看,地上好像也還有呢!”

低頭一看,果然地上也有些同樣的白色顆粒,這時,S又再次開了口:“這也就是燒傷老金的原因所在了,看來,小孟家中的這次火災和昨晚老金被燒傷的原因是一樣的。有人對燈籠做了手腳,在燈籠的內壁涂上了磷粉,由于磷的燃點很低,當老金昨晚拿打火機伸進燈籠里的時候,燈籠內壁的磷粉自然就會燃燒起來了。而這次小孟出事的原因,也是一樣,可能是他想提前準備金老板的喪事,便買回了這頂白燈籠,也許回到家后,小孟想試下這個燈籠,結果發生了與老金同樣的悲劇。當燈籠燒傷小孟后,很快又燒著了旁邊的床單,于是,才發生了這場大火。”

“那究竟是什么人會在燈籠上做手腳呢?還有,按照老板娘和小孟之前的說法,當時,老金只點著了一頂燈籠,應該還有一頂大紅燈籠才對,可這頂燈籠有為什么會從飯館里突然消失了呢?”

就在S分析完燈自動燃燒的原因后,雨桐很快又再次拋出了新的問題,只是,對于這兩個問題,我和S現在都還無法做出解答,這也正是現在一直在困擾著我們的地方。

過了一會,雨桐接到了范義打過來的電話,他問我們現在在什么地方,雨桐便把這邊的情況全部告訴了他。范義聽完之后,不由的感嘆道:“這真是太邪門了!原本只是一個傳說,沒想到這一下卻接連出了兩條人命!”

雨桐安慰了他幾句,之后又問了他一下有關診所那邊的情況,并再三叮囑他不要把小孟出事的消息告訴老板娘,最后才放心的掛了電話。

事情的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我們的意料之外,按照之前的思路來分析,老金是因為有人對燈籠動了手腳,才會被燒傷的,而所有的跡象都表明,小孟極有可能就是這個動手腳的人!不禁因為那兩頂大紅燈籠是他買回來的,而當天晚上,也正是由于他推說自己不敢去點燈籠,才導致了老金的出事。可是,現在的這一場火災卻把我們之前的這些推理全部都給推翻了,原來我們一直都受到真正兇手的誤導,從懷疑小孟開始,便不可避免的進入了現在的死胡同中!看來,所有的一切都必須要重頭開始梳理了。

看到我和S都沒有再說話,雨桐突然問了一句:“會不會是賣燈籠的老板呢?要在燈籠上做手腳的話,他可是最有時機的了!”

不過,雨桐的這個提議很快就被我和S給否決掉了,原因很簡單,既然兇手想方設法利用“鬼火燈籠”的傳說來制造這兩起命案,如果自己又是賣燈籠的話,那無疑在命案發生的同時,也就徹底暴露出了自己的身份,如此愚蠢的做法,顯然行不通!

彼此沉默了一會之后,S提出還是先回診所,既然老板娘那邊很難再問出東西了,那就好好問一下范義夫婦,也許從側面還能多了解一些關于老金的情況。

眼下看來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我們只好從小孟的房間里退出來,準備再次返回診所,一路上,誰都沒有說話,小孟的事情讓大家都很難過。

就這樣彼此沉默著走了一段路之后,我們又回到了之前的村子,經過一個拐彎處時,突然發現前面有個人提著一頂大紅燈籠,正朝我們這邊走來。就在我剛注意到他手上的燈籠時,這人卻慌慌張張的扭頭就跑,這莫名其妙的舉動倒也引起了我們的注意,他手里的大紅燈籠該不會就是老金飯館里不見的那一頂吧?

“別跑!”

我一邊喊著,一邊拔腿追了上去,這人果然有問題!看到我們在身后追他,他也拼命的加快了步伐,這一下倒也讓我們三個人又重新振奮了起來,線索就在眼前,先抓到這個燈籠的小賊再說!

雨桐一邊跑一邊對我和S說道:“這里的地形我很熟悉,等一下前面會有一個三岔路口,再往前就是一條河了,等下,S從左邊,Y從右邊,我們分三路包抄,把他堵死在河邊!”

雨桐說的沒錯,很快前方就出現了一個三岔路口,那人走的是中間的那條路,我們按照雨桐的計劃,兵分三路,準確來一個“甕中捉鱉”。

眼看前方已經被河流攔住了去路,身后又有我們三人組成的包圍,這一下再也找不到地方逃了,情急之下,那人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帶著哭腔乞求道:“各位兄弟,放過我吧!我這也是迫不得已啊!求你們了,千萬不要把我往局子里面送啊!我上面還有八十多歲的老娘,下面還有嗷嗷待哺的……”

看來這人估計是個慣偷了,連臺詞都記得這么熟,一下子就像和尚念經一樣全部抖出來,面對這種人,我們自然不會有什么好感,雨桐板著臉,厲聲朝他喝道:“你手里的燈籠是不是偷來的?不然干嘛看見我們掉頭就跑?”

看到那賊點頭回應道之后,S繼續問道:“這燈籠是從老金飯館里偷來的嗎?像這樣的一頂燈籠,也值不了太多錢,你冒這么大的險在白天來偷,究竟是為了什么?”

“小兄弟,我也不想啊,可家里已經揭不開鍋了,這不,昨天早上有一個人來找我,他讓我去偷飯館的這個燈籠,說把燈籠帶給他之后,便承諾給我1000塊錢。我在昨天晚上的時候,就躲在那間小飯館的附近觀察了一下地形,當時就看到你們在同金老板聊天,沒想到剛才偷回燈籠的半路上就被你們給堵住了,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竟然還以為自己能夠跑掉!雖然我平常也有點順手牽羊的習慣,不過,我可真的沒干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啊求求各位了,這次就放過我吧!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

雖然我并不太相信這個小賊所說的話,不過有些地方也的確引起了我的注意,“對了,你說是昨天早上有人指使你來偷這頂燈籠的,那人的長相你應該還不會忘記吧?”

“我們是有見面,不過,當時那人把頭上的鴨舌帽壓得很低,還戴了一副墨鏡,實在是看不清他的長相,他手上一直拿著一個小玩意,說話的時候就把那東西放在嘴邊,我也不知道他拿的究竟是什么東西,那人說話的聲音也是陰陽怪氣的。”

聽完這個小賊的話后,S低頭沉思了一下,便對他說道:“好了,這次我們就放過你,你把燈籠留下,走吧!”

一聽見我們肯放他,那人趕緊站起身來,一溜煙的功夫,就從S那邊跑掉了。不過,雨桐似乎對S的做法有些不快,她皺著眉頭問道:“S,干嘛這么輕易就把他給放了?說不定老金以及小孟的事情就與他有關呢!”

S看著雨桐滿臉的不高興,便走到我們跟前,微微笑了一下,說道:“好了,這個小賊不過是兇手的一顆棋子罷了,根據這個小賊所說,兇手在昨天早上便同他進行了聯系,不光準備了墨鏡、鴨舌帽,而且連變聲器都用上了,這樣看來,這個兇手的確很有心機,這次事件中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精心準備過的,這也同我們之前所得出的推論完全吻合,所以,我認為剛才那個小賊所說的話是可以相信的。”

看著雨桐似乎有些想明白了之后,S繼續說道:“好了,總算找到這頂燈籠了,我們還是來好好看一下吧!”

S很快撿起了地上那頂的籠,只見他把手伸到燈籠里面到處摸了一下之后,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果然是這樣呢!”

原本我以為S的意思是指這頂大紅燈籠和小孟家的那頂白燈籠一樣,都是有人在內壁涂上了磷粉,可當我接過燈籠,自己伸手進去在內壁摸了一下后,卻沒有發現任何的東西!怎么會這樣?我不禁吃了一驚,連忙轉頭朝身旁的S問道:“S,這頂燈籠真的是老金飯館里的嗎?”

這時,S的嘴角上掛著一絲得意,轉頭向我反問道:“Y,你是不是想問為什么這頂燈籠里面沒有磷粉呢?”

聽到S這么說,雨桐連忙從我手中拿過了燈籠,在內壁摸了一下后,驚訝的說道:“對啊!怎么這頂燈籠的內壁沒有磷粉呢?那它是怎么自動燃燒起來的?”

S很快就接過了雨桐的問題,“對!內壁沒有磷粉的燈籠當然不可能自動燃燒起來了,因為,從一開始,老金飯館門口的兩頂大紅燈籠中就只有一頂是被動過手腳的!抹過磷粉的那頂燈籠自然會被燒掉,而另一頂如果同樣也抹上了磷粉,卻沒有被燒掉的話,那兇手的這個手法很快就會被曝光了。”

S的這番分析表面上似乎說的過去,不過我卻在這中間發現了一個疏忽,“S,按照你的說法,兇手只對其中一頂燈籠做了手腳,但是,如果老金當時先點的那頂燈籠要是沒有磷粉的話,他也只會在點第二頂燈籠的時候才會被燒傷。這樣一來,那頂沒有磷粉的燈籠就會一直點在飯館的門口,兇手事后想要回收的話,也要先把燈籠給熄掉,然后才能帶走,如果要是不小心的話,還有可能把燈籠給燒著,這樣不是給自己的回收工作增添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和風險嗎?如此精明的兇手,應該不會棋出此招吧?”

可是,S的臉上依然掛著笑意,接著我的話往下說道:“Y,你的推理沒錯,我也相信這個兇手不可能會給自己增加額外的風險,從他之前的一系列設計來看,兇手似乎不是一個會去冒險的人。事實證明,老金在點第一頂燈籠的時候就很不幸的被火給燒傷了,這也正是在兇手的意料之中的!我相信,這個兇手一定對老金平日里的生活習慣十分了解,所以他也完全可以預判出,老金首先要點的燈籠究竟是掛在左邊的,還是掛在右邊的,這樣一來,他當然只需要對其中的一頂燈籠做手腳了。”

聽完S的這番話后,我不由細細的思考了一下,這樣來看的話,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能夠解釋的通了,不過,雨桐卻還有個疑問,她很快向S問道:“那兇手為什么還要特地找小偷來把這頂沒有動過手腳的燈籠給偷走呢?既然里面沒有抹過磷粉,就讓它掛在門口也沒什么關系啊!反正也不會被人發覺自己行兇的手法!”

“恩,雨桐的這個問題我之前也曾經考慮過,我覺得兇之所以要這么大費周折的把這頂大紅燈籠給偷回去,應該是基于兩個方面的原因。首先,如果讓這頂燈籠一直掛在飯館的門口,一旦燈籠自燃的原因被人發現之后,按照我剛才的分析,兇手的身份也無疑會暴露出來。其次,據我猜測,這頂大紅燈籠有可能是兇手的下一個道具,既然他想借由‘鬼火燈籠’的傳說來制造這次的事件,燈籠自然是不可或缺的。而現在又已經連續發生了兩起命案,再加上那個傳說的影響,村里的人現在對燈籠都十分忌諱了,此時,兇手要想再找到一頂燈籠的話,應該也是非常困難的了。”

消除了我們兩人的問題之后,S從雨桐的手里拿過了燈籠,一邊往前走,一邊對我們說道:“好了,我們趕緊回診所吧!接下來,重頭戲可要開始了!”

我和雨桐連忙也跟了過去,開始朝診所的方向走去。這一路上,我仍然在思考S剛才所做出的分析,這一次的事件,兇手雖然經過了十分精心的準備,不過,人算終究還是敵不過天算啊!先是小孟家中的火并沒有完全把房子給燒毀,這也使得我們在房間里面發現了燈籠自燃的秘密,從而看清了兇手的作案手法。然后,由于剛才那個小偷的疏忽,原本兇手想回收的這頂燈籠也被我們給截獲了。

S剛才曾經說過,如果燈籠自燃的原因以及只有其中一頂燈籠動過手腳的事實被發現的話,兇手的身份也就暴露出來了,照這樣來看的話,由于兇手十分了解老金的生活習慣,那肯定就是老金身邊的人了!再加上現在小孟也已經遇害了,那剩下唯一有嫌疑的人就只可能是老板娘了!可她為什么要設計害死自己的丈夫呢?動機又究竟是什么呢?

就在這時,雨桐的手機又再次響了起來,這次依然是她叔叔范義打過來的,雨桐告訴們,鎮上公安局里已經派兩名警察趕了過來,現在正在診所里向范義夫婦以及老板娘了解情況,說讓我們趕緊回去,好把我們知道的情況告訴警察。

就在雨桐把電話里的情況告訴我們之后,S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樣,趕緊對我們說道:“Y,雨桐,你們馬上趕去診所,趁那兩名警察還在,讓他們趕緊把老板娘監視起來!千萬不能讓她離開診所了!”

這么說,S也確信兇手真的就是老板娘了!不過此時,我卻發現了一個問題,隨后便向S問道:“S,這一切真的就是老板娘干的嗎?按照你之前的分析,她之所以急著想要回收這頂燈籠,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她還想利用這頂燈籠,可我實在想不出,她還想利用這頂燈籠來做什么呢?老金和小孟現在全部都遇害了,飯館里也就只剩她一個人了,難道她還想對飯館以外的人下手嗎?可這樣一來,老板娘作案的動機似乎就有些模糊了。”

原以為S會像之前一樣,很快就做出自己的解釋,可是,他這一次的回答卻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也許是吧!可能她還會對其他的人下手,現在先不要多說了!Y,雨桐,你們趕緊去診所,一定要讓警察把老板娘給監視起來!我這邊還要再搜集一下證據,等下再去診所同你們會合。”

這時,一旁的雨桐似乎也有些不解的問道:“兇手真的是老板娘嗎?她究竟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丈夫呢?”

眼看我和雨桐仍然一臉茫然的樣子,S不免有些不耐煩了,“你們想想,兇手十分清楚的知道老金會先點左右哪邊的燈籠,這就說明兇手一定是特別熟悉老金的人,現在小孟已經遇害了,兇還能有誰?雖然當時這兩頂燈籠都是小孟掛在門口的,可是對于老板娘來說,想對燈籠做手腳以及調整好燈籠的順序,也是輕而易舉的事。好了!你們趕緊去診所吧!要是讓老板娘跑掉的話,接下來可又會出現受害者了!我稍后就來!”

話音剛落,S便獨自朝相反的方向走去,這樣看來,我和雨桐也只好先去診所了,也許S說的是對的,還是先讓警察把老板娘給控制住,畢竟現在,她可是最具嫌疑的人了。不過,我還是始終覺得S這次有點奇怪,以往他總會把所有的問題全部解決,然后才會思考出相應的對策,而這一次S的決斷似乎顯得有些武斷,這可與他平時心思縝密,沉著冷靜的性格顯得大不相同了,也可能是因為這次的情況比較緊急吧!現在也沒時間多想了,還是趕緊先去診所吧!

我和雨桐火急火燎的趕到診所之后,從鎮上來的那兩名警察便問了我們一些有關的問題,在他們了解完情況之后,我們也把之前所做出的分析全部講了出來。聽完我們所說的這些,這兩名警察也十分贊同我們的意見,隨后便開始對老板娘進行了監視,希望能從中找到證據,然后將真兇繩之以法。

在聽說小孟也遇害以及老板娘就是嫌疑人之后,范義也顯得很驚訝,他一個勁的朝我和雨桐問道:“不會弄錯了吧?我和老金夫婦倆很熟,老兩口之間的感情也一直很好,由于沒有小孩,便一直把小孟當做親生兒子來看待,要說老板娘是害死老金和小孟的兇手,這還真是讓我大吃一驚!”

雖然我也有同感,不過我同時也相信S之所以會讓我們這么做,一定也有他自己的看法,也許在證據被找到之前,所有的猜測都是徒勞的。我和雨桐也只好反復的對范義勸道,說等S回來之后,所有的疑團就可以解開,只有找到證據,才能夠讓真兇現出原形。經過我們的這一番勸說之后,范義也就不再多說了,就像S所說的一樣,馬上重頭戲就要上演了,我們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控制好老板娘,然后等S回來。

又過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S終于來到了診所,一見到他來了,范義和雨桐便急忙迎了上去,十分焦急的朝他問道:“找到證據了嗎?所有的這一切真的是老板娘干的?”

此時的S似乎已經是成竹在胸了,他故作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對我們說道:“證據的確已經找到了,好在我及時想起了一些東西,這次,老金以及小孟的死并非是什么‘鬼火燈籠’的傳說所造成了,這一切全部都是有人精心所布下的迷局!”

聽完S的這些話后,范義似乎更有些著急了,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后,繼續朝S問道:“真正的兇手到底是誰?”

“就是老板娘啊,我不是讓雨桐和Y把全部的情況都告訴那兩名從鎮上來的警察了嗎?”

“那你說的證據究竟是什么?如果真是老板娘的話,現在就應該馬上指正她,然后讓那兩名警察把她帶回去審理才對啊!這樣,也能好好的慰藉老金以及小孟的在天之靈啊!”

面對范義越來越急的逼問,S卻一點都沒有著急的意思,他仍然和平時一樣,繼續用不緊不慢的語調說道:“證據的確是找到了,不過,我現在沒辦法帶過來,等下還要麻煩大家一起幫我把證據給帶回來。”

說到這里,S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然后說道:“好了,壓軸好戲馬上就要上演了,我們現在就去吧!不過,有一點,你們可一定要記住,等下無論你們看到了什么,都不要驚慌,因為那時才是最后揭開謎底的時候!如果自己先亂了陣腳,所有的一切可就前功棄了!”

聽他這么一說,范義倒也不再繼續追問了,不過,這倒也讓我們其他所有的人都不由的面面相覷,S所說的證據究竟是什么?還要我們這么多人才能夠帶的回來?

此時,我的心情也是異常的矛盾,雖然S一口咬定老板娘就是真兇,可有些疑問他卻始終避而不談,我和S相處這么多年,像這樣的情況倒還真是第一次碰到過!可是,當我看到他那自信滿滿的表情時,我又馬上會放棄自己剛才的那些疑惑,兩種想法交織在一起,實在是讓我苦惱不已。

這時,S走到了我的身邊,在我肩膀上拍了拍后說道:“Y,不要再多想了,所有的答案馬上就會呈現在我們的眼前,走吧!”

很快雨桐也從旁邊湊了過來,“S,要不要叫那兩名警察和我們一起去?多兩個人幫忙不是好些嗎?”

“這倒不用了,他們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呢!如果要是讓老板娘從這里跑掉的話,之前的辛苦也就白費了!另外,嬸嬸就留在這里吧,我們三個和范叔去就行了,好了,大家趕緊出發吧!”

話說完之后,S便率先轉身朝診所的大門外走去,我們再同雨桐的嬸嬸告別后,也趕緊追上了前方的S。

一路上,大家誰都沒有再多說什么,能說的話也都說完了,接下來,就要好好看看S所發現的證據究竟是什么了。可是走了一段路后,我似乎覺得有些不對勁,這不是去老金飯館的方向嗎?就在之前,我們不是才去過那家飯館嗎?當時,并沒有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現在再去的話,又能找到什么呢?

想想實在是有些奇怪,我禁不住朝身邊的S問道:“S,我們現在去哪里?”

我的話音剛落,S便頭也不回的答道:“當然是去老金的飯館了,順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也只能去那里了。”

一聽去老金的飯館,雨桐也感到十分驚訝:“去老金的飯館?我們之前不是曾經去過嗎?飯館里面所有的地方,我們都仔細看過了,并沒有發現什么線索啊!那里現在怎么可能會有證據呢?而且還要我們這么多人一起去,才能將證據帶回去,真不知道你說的究竟是什么東西!”

這一次S并沒有馬上回答雨桐的話,過了好一陣后,他才緩緩的說了一句:“等下自然就會知道了,證據就在前面了。”

看到S那賣關子的老毛病又不時適宜的冒出來之后,雨桐不由對著他做了個鬼臉,然后就氣鼓鼓的走到一邊去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后,S突然在前面停住了腳步,他轉過頭來對我們說道:“好了,我們現在就躲在飯館附近的這片樹叢中吧,等一下,證據自然就會出現了。”

這時,看著眼前的S時,我才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原本之前S再與我和雨桐分開的時候,當時他的手上還一直提著那頂沒有動過手腳的大紅燈籠,而自從他回到診所的時候,雙手便是空空的,由于我之前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到老板娘那邊去了,直到現在我才發現了這個地方,S之前手上的那頂大紅燈籠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雖然我一直對這個問題感到十分疑惑,不過,就算我現在問他,這家伙估計也不會好好回答的,還是按照S所說,先躲進那邊樹叢中吧!也不知道這次他的葫蘆里又準備賣什么藥!

我們幾個人跟在S的身后,慢慢的躲進了那片樹叢中,正好能觀察到飯館門口的情況,我們都不敢大意,各自睜大雙眼,仔細的觀察著飯館周圍的動靜。

沒過多久,只見一個戴著鴨舌帽和墨鏡的人突然從對面的樹叢中探出了身,他小心翼翼的環視了周圍的情況后,便很快閃進了老金的飯館里。這時,我突然注意到,這人的懷里正藏著一頂大紅燈籠!

就在大家都對這個人的出現覺得十分驚訝的時候,S發話了:“來了!我們現在趕緊進到飯館里面,這家飯館只有大門這唯一的出口,兇手這次想跑也跑不了了!”

一旁的范義聽的完全是一頭霧水,“S,你在說什么兇手?剛才在診所里不是一口咬定老板娘就是兇手嗎?那現在這人又是怎么回事?”

這時的S似乎完全沒有去回答范義這個問題的意愿,他很快從樹叢里走了出去,悄悄的朝前方的飯館走去。

雖然大家對S所謂的證據都一直有些不解,不過,此時在我們前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形跡可疑的人,不僅如此,他懷中的那頂大紅燈籠又是從何而來呢?在S手上消失的燈籠,又怎么會突然出現在他身上呢?

帶著這一連串的疑問,我們也從樹叢中走了出來,緊緊的跟在了S身后,這一次,所有的人都隱約感覺到,真相似乎真的離我們不遠了。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們都十分小心的接近了飯館,隨著S的一個手勢,我們同時從飯館的大門處沖了進去。只見那個戴著鴨舌帽和墨鏡的人似乎正在飯館里面找些什么東西,那頂大紅燈籠也放在了他的腳邊。

“想找油是嗎?我已經提前找附近的村民幫忙,在你到來之前就把這家飯館里所有的易燃物品全部撤離出去了,現在估計你的那把火一時是燒不起來了。”

聽到S的話音后,戴著鴨舌帽的人不禁一震,然后他才轉過了身,發現自己乎被包圍了之后,他從懷里掏出了變聲器,放在嘴邊說道:“你們不是都一直在診所里要監視老板娘嗎?你們就不怕兇手突然跑掉……”

還沒等那人的話說完,S便厲聲打斷了他的話:“你在說什么傻話?如果兇手真的是老板娘的話,我們當然就不會特地跑到這里來了!對了,你也不用在那里裝腔作勢了,變聲器還是扔到一邊去吧!對于你的身份,我想也不需要做太多的說明了,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見過面的,對吧?小孟。”

S的這句話倒讓我們所有的人都不由的吃了一驚!眼前的這個人居然是小孟?可就在之前,我們曾經在鄰村小孟的家中,親眼目睹已經被燒成焦尸的小孟了!如今,他又怎么可能會再次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那人在聽到S最后說出“小孟”這兩個字的時候,他慢慢的摘下了自己的墨鏡,然后正面朝向了我們,我定睛一看,真的是小孟!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在看清小孟的臉后,身旁的雨桐也不禁驚叫了起來:“S,這不會是真的吧?那之前我們在鄰村見到的那具焦尸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對,重點就在這個‘焦’字上,雨桐,Y,你們再好好的回憶下,當時呈現在我們眼前的,的確是一具已經被燒焦的尸體,可是,那具尸體的面部已經辨認不清了,只是當時是在小孟的家中,在災過后,又突然出現了這樣一具被燒焦的尸體,只要體形不是差的太遠,相信所有人都會在第一時間里認為地上的那具焦尸就是小孟!可這僅僅只是一個錯覺罷了,在抓住那個等燈籠的小偷之后,我也的確一直在懷疑老板娘,只是走到半路時,當我把之前所遇到的事情,全部在大腦里面過了一遍之后,我才突然想起了這個疑點。

于是,為了好好的確認一下,我便獨自返回了小孟的家中,通過對那具焦尸仔細的檢查了一遍之后,我發現,這具尸體雙手部分的燒傷程度并不是太嚴重,在左手的中指處還可以清楚的摸到一個老繭。說到這里,相信大家都應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上過學的人都知道,由于字寫的比較多,大部分人在用筆那只手的中指前端都有一個繭,而這具尸體的繭卻出現在了左手,右手卻沒有這樣的繭。這就說明,被燒焦的這個人,在生一定是一個慣用左手來寫字的人!

如果小孟是這樣一個左撇子的話,那我們早就會發現這一點,可是我的記憶中卻絲毫沒有這樣的印象,這也就說明,小孟和我們一樣,是一個慣用右手的人,而他家中的那具焦尸根本就不是小孟本人!”

此時,一旁的范義也走到了S身后,臉上帶著慍色問道:“S,剛才在診所的時候,你為什么又要一口咬定老板娘是兇手呢?不光如此,你還讓那兩名從鎮上來的警察一直在診所里監視著她,你這樣做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的丈夫才去世,自己就被別人懷疑是兇手,這實在是太讓人寒心了!”

S不由的搔了搔鬢角,“范叔,真不好意思,只不過當時的情況,我也實在是不好講明。因為,根據我的分析,兇手之所以想偷走那頂燈籠,很有可能是還準備繼續犯案的,而老板娘肯定就是他的下一個目標,我只有讓那兩名警察懷疑老板娘,并一直在診所中對她進行監視,才能夠保證她的安全,萬一她要突然有事離開了診所的話,那我們就無能為力了。”

“那打從一開始,兇手的真正目標就是老金夫婦了?”

“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不光除了老金夫婦,還有這家飯館也是兇手想要下手的目標一!”

這家飯館?難怪之前S說他提前就把這里所有的易燃物品給撤走了,可是,兇手到底為什么一定要將這家飯館給燒掉呢?

也不知道S是不是已經洞悉了我心中的想法,他很快便接著往下說道:“自從知道小孟是兇手之后,我便做了一個大膽的猜測,之前我們就已經從范叔那邊得知,早在三年前,這里還沒有這家飯館的時候,也曾經發生了同樣的事情,而且老金的死因居然和三年前的陳夢一模一樣!同樣都是先被自燃的燈籠燒傷,然后再受到莫大的驚嚇而死。我一直不覺得這兩件事情僅僅只是巧合那么簡單,這也就是說,陳夢在三年前同樣也是被人用這種手段給害死的,可是,當時害死陳夢的動機又究竟是什么呢?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這間原本屬于陳夢的房子。

所以,在三年前發生的那件事情,其實是有人為了霸占塊地皮而采取的手段。同樣的動機似乎也可以用于現在,既然這塊地皮能夠讓人想方設法的把它占為己有,這就足以證明它的價值了。不過,越是有價值的東西,就越是容易引起人們的貪婪心理,同樣的事情在三年后又再次重演了。

弄清楚這個目的之后,我便問了幾個村民,再次找到了之前那個小偷的住處,我重新把這頂大紅燈籠交給了他,并讓他把燈籠帶給他的雇主,一聽說還能得到那1000塊錢,那個小偷便十分高興的把燈籠帶了回去。這樣一來,在兇手順利的拿到燈籠之后,便會著手進行下一步的計劃。由于,老板娘已經在診所中處于警察的保護下,兇手也就只能對飯館下手了。”

原來如此,難怪S會空手回來,聽完他所有的分析之后,已經摘下了墨鏡的小孟一腳踩壞了腳邊的燈籠,恨恨的說道:“沒想到,那個小偷居然這么沒用。”

看到小孟已經承認了S所說的話之后,范義不由的厲聲朝他呵斥道:“小孟!真沒想到這一切竟然真的是你干的!你真太不是東西了!枉費老金夫婦一直把你當做親生兒子一樣來看待,你竟然想霸占這間飯館!”

范義的話音剛落,小孟便瞪著他,冷冷的說道:“范叔,你錯了,這間飯館本來就是我的,我只是重新奪回原本屬于我的東西罷了。你們也都已經知道三年前的那件事情了,我正是陳夢的兒子——陳星華!三年前的那次意外,在我被大火燒傷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次醒來的時候,才知道是師傅救了我,從師傅的口中,我才知道了所有的這一切。

原來,我們的家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風水極佳的寶地,金老板很早就看上了這塊地皮,想在這里蓋家飯館。可是,無論他給爸爸開多少價,爸爸始終都沒有松口,畢竟是我們陳家世世代代的祖居啊!為了能把這塊寶地撈到自己的手中,老金便設下了這樣的一個局,他在一頂燈籠的內壁抹上了磷粉,然后在元宵節的時候拿到我們那里叫賣,由于燈籠很漂亮,價格也異常的便宜,爸爸為了能夠送給我一份元宵節的禮物,便買下了這頂燈籠。

可是,我們怎么都不會想到,自從這頂異常漂亮的大紅燈籠被爸爸帶回家中,所有的不幸便接踵而來了,仿佛真的如同‘鬼火燈籠’的詛咒一般。被火燒傷之后,我和爸爸都被送往了村里的診所,由于被師傅所救,我才撿回了一條命。可是,老金在知道爸爸被搶救過來之后,又再次潛入了診所,把爸爸床邊的藥替換成了一種能使人產生幻覺的催眠藥劑,由于長年以來,村里那個‘鬼火燈籠’的傳說已經深入人心了,在被燈籠燒傷之后,借助催眠藥劑的作用,爸爸便產生了有鬼差來索的幻覺,并且,隨著藥劑的不斷增加,這種幻覺也越來越真實。最后,由于承受不住這樣的精神刺激,爸爸便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而老金隨后便糾集一幫非法的拆遷隊,很快就把我們家拆成了平地,然后便如愿以償的蓋起了這家飯館。”

得知了所有的真相后,我便一直跟在師傅身邊,花了兩年的時間,學會了一種用鈴鐺來操縱尸體的法術,學成之后,我才再次回到這個村子中。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真的要給我這次機會,只是經過了短短的兩年時間而已,我的面貌卻較之以前,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再次回到這里時,村里已經沒有人能夠認出我是陳星華了,從那一刻開始,我便一直在等著今天這個機會的到來!我用了爸爸的名,取了諧音,改名叫做小孟,然后便來到了老金的飯館做雜役,經過了一年的等待,我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推薦閱讀

鬼故事《鬼火燈籠》

版權聲明:本作文由網友上傳(或整理自網絡),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博識作文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epibolan.com/guigushi/e855f9b2066b4691721bb0d7.html

红龙扑克 - 首页